西昌扑火牺牲者刘勇:与女友最后对话“要去好几天,不要太想我”
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出机场的时候,机场大厅的大钟显示,已经过了凌晨一点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工作人员为旅客测量耳内温度。我的温度是37.3摄氏度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ORA酒店大堂,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为隔离人员分配房间。

广西海上搜救中心温馨提醒:出海作业渔船要密切关注天气变化,注意接收渔业部门等行业主管部门的预警信息,提高安全风险防范意识,避免冒险出海作业,如在海上遇险,请及时拨打12395向当地海上搜救机构报警。图为郝柏村(来源:台媒)

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 23日下午四点,飞机落地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。进入机场大厅那一刻,就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严阵以待,我们首先每个人拿到了一个白色的机场挂牌。

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,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“强化限制区”(Enhanced restricted area)字样的区域。洗手消毒后,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。

郝柏村是江苏盐城郝荣村人,1919年8月8日出生,这位在台湾地区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,历任台“陆军总司令”、“参谋总长”、“国防部长”、“行政院长”、 国民党副主席等党政军要职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从仁川国际机场至首尔市区的城铁上,佩戴口罩并保持距离的乘客。

当时海面漆黑一片,遇险船舶没有定位系统,给搜寻增加了难度,海事执法人员在前往救助的途中通过电话联系,约定利用灯光信号确定遇险船舶具体位置。2时40分,“岭南28”轮发现在钦州港三十万吨航道附近A6号航标附近闪烁微亮的灯光,靠近后调整探照灯角度,确认了报警遇险船舶。救援人员用缆绳将遇险船舶系固到“岭南28”后,慢慢将遇险船舶拉近至船尾固定,并放下梯子转移人员。3时20分,“岭南28”轮将6名遇险人员全部转移到船上,最终,6名遇险人员安全上岸,险情解除。

经过了三四十分钟的等候,我终于来到检疫窗口前,在提交了事先在飞机上填好的健康信息和入关信息后,工作人员示意我通过此处,再排队进行下一轮检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