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昌大火逼近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 正转移文物


上午11点多,我正在家里做饭,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打来的。对方直奔主题:武汉疫情紧急,请钟院士今天无论如何亲赴武汉一趟。

“中国给我们送来了一批物资,非常好的物资。”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,当地时间周一(30日)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召开新闻疫情发布会时介绍称,美国已收到中俄等国援助的医疗物资。【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】早前,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(港币,约人民币113.4万)助社区抗疫,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,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,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,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,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。

特朗普告诉记者,如果最终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到20万之间,那意味着他所领导的政府防疫工作非常成功(a very good job)。

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:“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,车票我们来联系。”

“一是新冠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,因为广东已有两个疑似病例,虽然没有去过武汉,但还是被去过武汉的家人传染了;二是要重视早发现、早隔离,一定要提醒公众尽量别去武汉,少出门,少聚集。”本地时间3月28日晚,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院主任福奇博士(Anthony Fauci)接受CNN的采访。在被问及美国新冠可能的病例数和死亡数的时候,他说大概会有上百万的人被感染,而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-20万。

我们坐上了直奔南站的车,一路飞驰。我和钟老师一路无话。只听钟老师喃喃自语:2003年非典挺过去了,没想到17年后又发生这么大的公共卫生事件。

潜意识里,我一直担心接到这个电话,但又隐约觉得这个电话迟早会来。去年12月以来,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陆续从武汉传来,钟老师一直为之忧心忡忡。事实上,包括我们医院在内,整个广东都已严阵以待。毕竟,17年前的“非典”给我们留下的教训,实在是太刻骨铭心。

钟老师正在跟几位专家讨论新冠肺炎疫情。自从1月8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是此次疫情的病原之后,“新冠病毒”一直是他们讨论中的高频词。昨天,钟老师和黎毅敏教授一起去了深圳三院,那里新增了一例新冠肺炎的疑似病例。黎教授是医院的党委书记,也是“抗非”时钟老师的战友,如今他们仍然在同一战壕里。

我马上致电对方,问能否缓一天。对方的回答是商量一下再回复。等待回复的时间里,我打开手机查询当天的飞机航班和高铁车次,都没票。

下午4:30,会议结束。我们坐上了直奔南站的车,一路飞驰。我和钟老师一路无话。只听钟老师喃喃自语:2003年非典挺过去了,没想到17年后又发生这么大的公共卫生事件。